星期日下午來到台灣大學,目的當然是想來拍幾張椰林樹影。

在前幾篇我都說過,我的攝影技術很不濟,今天陽光普照,最少也不會太暗吧
。奈何我拿的角度太低,軟片沖出來總是拍不到椰樹的樹頂,薯片便笑我:「
好端端一株椰樹,你老是愛幫它砍頭的!」

幸而,這張砍頭椰林樹影,經過photoshop悉心的「照顧」後,其實也蠻不錯,
請大家欣賞一下:

椰林樹影
台大「砍頭」椰林樹影?(請按圖放大欣賞一下)

樹景
歷史系大樓
台大一角樹景(按圖可放大)
這家漂亮的紅磚樓,是上圖椰林樹影左面的大樓近鏡,它原來是歷史系的所在地。
(按圖可放大)

由於人有三急,唯有走進歷史系的大樓借盥洗室(洗手間)一用,赫然發現盥
洗室堶措磞b非常殘舊,可能是歷史悠久(歷史系嘛!)日久失修所致。
以下便是我在台大廁所(盥洗室/洗手間)的實地錄音:

既然進入歷史系大樓,當然要拍拍堶悸煽瑤o:
歷史系大堂
歷史系走廊
歷史系大樓的大堂。
在拍這張照片時,一對男女剛巧經過,
男的對女的說:「為什麼我每次經過這兒,
都發現有人拍照?」
歷史系大樓長廊,有點舊卻很親切。
(按圖可放大)

總的來說,我覺得台灣大學給我的感覺與香港大學類似,一樣的紅磚屋,長廊的
佈置也根港大很相若。薯片說:「為什麼你說台大像港大,而不說港大像台大呢
?這似乎很香港本位。(Hong Kong Orientated)」我答他:「我是地道香港人
嘛,看事物當然以香港先入為主啦,有什麼不妥?」希望他不要扯上「政治正確」
這牛角尖問題上罷。

學生寫生
這天台大有家初中在這兒寫生,他們是
男女分開的,男生和女生大概十幾人一
堆在畫水彩畫,有些畫得很快,也頗下
心機(那是一個女生),但有不少學生
無心畫畫,只顧跟同學聊天去。
(按圖可放大)

以下是他們當日在台大談話的極少部份內容:
(聲音經過處理)

我和薯片開始肚子餓了,因此想在台大附近找東
西吃,赫然發現不少台大生在吃漢堡飽,難道這
兒有麥當勞?非也,是摩斯漢堡,裝修得頗不錯
,大概可以一試吧!結果我們大失所望,因為那
些漢堡很小,味道遠不如麥當勞,最過份的是玉
米湯竟然一粒玉米也沒有!真有點被騙的感覺!
我猜不少台大的學生愛在學校外面找吃的吧!

告於你一個笑話,由於不知道在那兒找湯匙(喝
玉米湯嘛),我便問那兒的嬸嬸,這個嬸嬸冷冷
地回答:「這兒沒有鑰匙。」我問了幾次都如是
,最後才發現,我把「湯匙」說成了「鑰匙」!

摩斯漢堡都有幾款自助紙袋,讓學生打包回家,
右圖就是其中一款:

摩斯漢堡紙袋

在告別台大之前,在這兒送上台大的鐘聲,是手敲的。
不知是上課鐘還是下課鐘呢?如果有人知道,請到<即席揮毫>留言或電郵小妹,謝!

懷恩堂
離開台大以後,發現對面有家懷恩堂,
便叫薯片替我拍了張照片。

在台大學生人叢中穿插,赫然聽見廣東
話,真的很親切,薯片說他可能是交
換生或僑生,由於他的廣東話很標準,
沒有口音,他應該是港人。我想他應該
唸書很棒的說,台大是全台最有名的學
府,很難考上。薯片說台大可能收外來
生要求寬鬆一些,是否屬實就不得而知
了!

其實,台大附近也有不少好地方,誠品
就是其中一個,薯片一直很想在誠品多
耽擱,只是我想去新北投浸溫泉,怕上
不了捷運回家(新北投捷運在晚上八時
便停駛,我不想乘那些接駁公車。)硬
拉著薯片離開誠品,結果發生了爭執。

除了誠品,附近還有IS Coffee,只是
不見星巴克和西雅圖這對難兄難弟。
其實很好奇,為什麼這些咖啡店的標誌
都是圓形,外面是咖啡店的英文名稱,
堶悸犒洇帠ㄛ★頃釦J牌中的皇帝?

你想往那兒? 請在下面找找!